可否安樂死?
日常老和尚
2016.05.31編輯
學員問:今天在校園中看見一隻壁虎,牠的四肢、肚皮都被補牆的粉刷黏住了。想救牠,判斷後認為不可能,又不忍見牠那裡痛苦掙扎,所以我補了一腳,結束這一切,請問這樣做對嗎?
日常老和尚答: 我們常常碰見這種事情,是吧?看見牠非常痛苦,你救牠好像救不活,那我跑了過去,我把牠乾脆送了命吧!或者拿現在來說的話,我們叫做「安樂死」,對吧?大家看見牠救不活了,把牠安樂死。這個兩種解釋,這樣。而且現在普通一般人哪,非常強調這個安樂死。 我的回答非常簡單:今天呢,你看見一個很痛苦的人,你以你的標準去判斷安樂死,你把他弄死。你要不要先試試看:假定是我,人家給我安樂死,我想不想死?我接不接受?假定是很高興接受,那麼,你去幫他安樂死。假定你覺得不是,那我覺得你最好考慮一下,不曉得你願不願意聽這個話? 其實世間我們往往,以我自己認定的這個標準去看,我們認定的標準往往是非常地狹窄。所以我們的心胸,不能拓寬的根本原因在這上頭。譬如說,談「觀功念恩」,我們總以為是如此,其實明明也有這麼另外一條路喔,這件事情是這個樣。 那麼進一步來說呢,關於剛才這個問題,或者以我現在的認知來這麼說,純粹以佛法的標準來說,佛法的標準就是:當時你處理這件事情,你要想百分之百地拿捏正確,我們現在的一般人沒有這個能力,所以我一直積極地學,我但願我學到像佛一樣,所以這個能力越來越提高。 可是你沒有達到這個之前,你要處理事情啊,最重要的一個基本觀念,就是我現在處理這件事情,內心的確是好的,存著仁慈:啊,我覺得牠這麼可憐啊,那我想辦法把牠拉下來。結果拉下來把牠拉傷了,唉,我覺得我的能力就是如此。再不然,我覺得實在沒辦法了,我真的要把牠弄死了,內心當中對牠有一份愧疚,可是我的目的是為了救牠。如果這樣去做,是勉強可以,不是一百分,但是也有六十分乃至於七十分,這個比較重要。 轉自:福智全球資訊網

觀功念恩是促進和合的寶劍,它會擊破非理作意。

真如老師

學習能夠成功的一個重要條件,就是你必須自發的學習!如果你有自動的學習、自發的學習這樣的一個習氣,一天無論多忙總會找到時間的。

真如老師

制定一個你可以完全實踐的計畫,不要制定一個非常圓滿的計畫,永遠實現不了,永遠都在哀嘆!

真如老師

當我們反省自心的時候,就會發現寬恕。

真如老師

因為煩惱沒有調伏,所以生命才感受到種種的痛苦。

常老和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