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行,就是修改自己不對的狀態
日常老和尚
2019.03.18編輯

修的時候,開始比較難。為什麼?因為開始的時候,你認識也不夠,力量也沒有,起心動念無非都在染污當中。假定你覺得這個困難而停在那裡不動,你永遠沒有機會,這個是難點。 所以我們首先要了解,不要覺得:「哎呀,最好坐在那裡天上掉下來。」絕對世間沒有這樣的事情,何況佛法!如果你等在那裡,坐在那裡掉下來的話,你完全錯了,完全錯了。所以的的確確我們有了這個認識以後,努力去行持.這樣的話,對了。同時當你覺得難的時候,也正說明,欸,現在對了。為什麼呀?因為你原來是什麼?染污的,換句世間的話來說一種惰性。現在真正要修,就是修改,否則什麼叫修?所謂修是修改嘛,原來這個狀態不對的,你把它改變過來。試想看,世間哪一件事情不是如此?所以你了解了這個,你很清楚很明白。 平常我們常常覺得,哎呀!心平氣和覺得滿好,到了那時候稍微一點境界現前就不行了,那個是對真正的行相不認識。行相真的認識了以後,你會了解,真正最好的修行什麼?就是就你心裡煩煩燥燥,你認得了,然後你提起正念來,那最好的時候,那最好的時候。所以到那個時候,你能夠克服它的話,你又衝破一個難關,這個才是真的,這個才是真的,這樣。所以你們看那個木頭,這個木頭夏天長得很快,但是夏天長的那個木頭是很鬆的;那個冬天長得很慢,冬天這個木頭很紮實的。就是經過這個嚴格的考驗過來的,它才行。那我們修行現在修行也是如此。所以你們看哪,那個豆芽擺在桶裡邊哪,想盡辦法保護它長出來,對不起!這個豆芽也只能做豆芽用,沒有其他用場。你放在太陽裡面一曬、風一吹、雨一淋,好了!不是枯掉就是爛掉,它長不出什麼結果來的。我們現在真的要修學佛法的人,千萬不要學豆芽,這個要注意! 或者我們應該這麼說,除了這個豆芽以外,更進一步來說的話,我們的的確確真正重要的,一定要自己在境界上面去歷練。所謂這個境界不是外面的,就是當境界現起的時候,你內心當中注意到,它是什麼狀態,那個時候有了正法的認識以後,你了解了:「欸,它又跟著外面走了。」你把它拉回來,然後你覺得拉回來,拉不回來的時候,這個時候困難發生了,或者你要提的時候提不起,那時候難了,那真正的用功就在這個境界上面,就是這個時候。你能夠這樣地一段努力以後,到最後,欸,「後時於彼能任運轉」,慢慢、慢慢越到後來你越一提,就提起來了,到後來不提也起來了。等到你一提,提起來的時候,那個時候你可以深入了。 所以說,假定你把前面的這個對於知識的淨信,暇滿人身,念死無常,以及苦等等,都經過一番練習以後。然後你坐在這個地方,如果說坐了一下以後,你心裡面胡思亂想的話,你隨便把前面的那個概念,一提,馬上提起來了。要昏沉的時候,你提起暇滿人身的難得,啊,覺得自己:「沒錯,得到了,慶幸啊!趕快努力啊!」這個昏沉就沒有了。如果說到那個時候你那個掉舉又來了,這個又放不下,那個又放不下,馬上你想到死、苦,喔喲!這一想到要死苦,那個時候這個貪著一下子都去掉。到那時候它昏沈也去掉了,妄念也去掉了,當然你要得定就很容易了,這樣。所以他前面的這個次第,它有這樣的好處在啊!

在總結個人生命進步的歷程時,你自己必須每年每年很清楚。這個不做總結是完全不知道的!你一做總結就會嚇一跳!

真如老師

什麼叫「優秀的人才」?在自己的水平上努力的人,他就是一個優秀的人才。

真如老師

當我們反省自心的時候,就會發現寬恕。

真如老師

因為煩惱沒有調伏,所以生命才感受到種種的痛苦。

常老和尚

調伏心續是一種習氣。它必須要常久的薰習,經年累月辛苦的努力。如果不認真的話,剛培養出來的小芽很快就枯萎了!

真如老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