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恩小品 日記
郭弼升
2020.03.23編輯

大概是小一的時候,媽媽就會要求我每天寫完一篇日記,才可以看我喜歡的電視節目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。那時候,只是覺得很麻煩,不理解為甚麼媽媽要這樣做。問了媽媽,她也只以「萬一你以後老了,得了失智症,這些日記至少還會記錄著你以前的點點滴滴」這種看似強硬的理由,要我持續下去。 有一次家裡大掃除時,我意外的翻出以前的日記本,看著日記上面記錄的點點回憶,像是小時候玩老鷹抓小雞時,我很勇敢地當與老鷹對抗的雞媽媽;或者國小運動會,一百公尺競賽項目,我很僥倖地得了第一名;小時候許多有趣的事情又重新回憶起,那種快樂、無憂無慮的感覺似乎又重新伴隨在我身旁,就像是一幕一幕小小的電影,讓自己的生命,充滿了許多的光彩。很謝謝媽媽,讓我透由寫日記,看到自己的成長軌跡~ 國中的時候,爸媽對我的管教很嚴格。尤其是有了手機以後,有時候只要電話打比較多通,媽媽就會針對我的通話紀錄,一條一條問我打給了誰。有一次,我真的受不了了,就直接對媽媽咆哮,甚至說了氣話。當下,我媽也生氣了,直接丟了一句:「那你以後生活就自己想辦法好了!」然後就回房間裡不出來。那時我只是覺得:「這也太誇張了吧!不過就是希望妳不要管那麼嚴,幹嘛講沒幾句就回房間生悶氣。有這麼嚴重嗎?」當自己開始步入社會,接觸的人也越來越多後,才慢慢體會到,媽媽當初這樣仔細地問我打給誰,是擔心我接到不明人士的來電,被勒索錢財,或是被約到奇怪的地方,被人騙。 很謝謝媽媽這樣地把我掛在她心中,只因為我是她的寶貝。而我在跟她談到這段往事時,也很鄭重地跟她道歉,並告訴媽媽我很愛她,因為她總是把我放在她心裡~